2015年12月12日

夏風

  「你是一個真正的浪人;你走你自己的路。」

  半夜三點,睡夢中的夏風像突然被針扎到般從床上彈了起來,滿頭大汗的他坐起身,像剛跑完百米賽跑,他大口地喘著氣,雙眼警戒地在黑暗中環顧四周,在確認自己身處在安全的房間內後,他才鬆了口氣。

  惡夢離開後在他的床單上留下一圈淺淺的汗漬,早已濕透黏膩的上衣令他感到渾身不適,他煩躁地脫掉上衣,轉開角落的舊風扇,然後起身走向廚房,從嗡嗡運轉的冰箱內拿出一大罐冰水大口灌下,企圖驅趕夏夜裡的悶熱難耐,以及在每個夜裡緊緊咬著他不放的舊時惡夢。

  他是夏風,夏天的風,然而上天似乎從來不曾在他生命裡吹進一絲喜悅的風,他的過去與現在一直被困在一個和這裡一樣潮濕陰暗的小房間裡,日復一日等待著另一個腐壞凋零的明天。這個世界的一切都令他感到快要窒息,也包括他自己。

  當你曾經觸碰過天堂,這個世界之於你,便哪裡都再也不能是家。有的時候,他覺得自己跟這個世界沒有連結,甚至隨時都能離去。

  他靜靜地望向同樣漆黑的窗外,任由全然的黑將自己包覆。人類在沙漠中建立了金字塔,卻都忘了我們只是無垠世界裡的一粒沙,渺小得彷彿隨時會被抹滅。對於生命裡所發生的一切,他只感到既挫敗又無能為力。

  他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,接著躺回床上,閉上雙眼試圖再度入睡。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呢,他想。雖然內心深處早已知道今晚又是另一個無眠的漫漫長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