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9月24日

中秋就是要烤肉

自從國三畢業那年開始,每年中秋烤肉似乎變成大家既定的行程。當然今年也不例外地要來烤一下啦!加上這星期就要搬去加拿大那個far far away kingdom,這很有可能是我最後一次跟大家烤肉了。

中午,林宗洧先開車來載我、黑鬼、小胖,三人去採購用品,本來還想載A王一起去買,可是車子實在坐不下了(1.5個人x3 + 我!),就只好跟他說good bye~
 
我們先把我的電吉他、音箱、樂譜,搬到小胖家,因為我要出國了,想說乾脆就把這些送他用。邱小胖,記得好好善待我的遺物啊~~~(哈哈)
 
經過傻B家時,我本來叫黑鬼打電話給薩,我想要看小花,可是沒人接。雖然,我表面上只是罵了句幹,可是透過車窗愣愣地望著大門口時,我的內心難過地快要哭了。
 
因為我知道我這輩子大概再也見不到小花了。我的心,像被狠狠剝下一塊肉一樣痛。

2007年9月8日

母親

  小英的爸爸是以前隨國民黨來臺的老兵,幾乎大半輩子都活在那窄小的眷村裡,身邊除了一隻狗,再無其他人作伴。也是因著上了年紀,想討個伴、有個後,於是託人介紹管道,花了一筆錢,迎娶了一位小他二十歲,廣東籍的女人。
 
  說是結婚,其實也頂多只是到巷子口那間開了十幾年的老舊照相館,租了套樣式早已過時的禮服,拍了幾張相,就算了事。
  
  她為他生了一個女娃,就是小英。原本小英的爸爸極為失望,希望再生一個男孩,但是小英的母親不肯,她說:「你付的錢只夠生一個,再拿錢來,我才生。」
  
  他沒有錢了,所以小英也沒有任何弟弟妹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