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1月19日

獅子座流星雨

話說,潮流這種東西,你越是不想盲從,反而就會越容易在不知不覺間跟進。所以昨天半夜我跟麥當勞幫的人一起去看了獅子座流星雨。

我記得去年是跟雅茹去陽明山看的,當時原本正在公司加班,突然聽到電視上播報當晚有獅子座流星雨一事,一時興奮,便邀雅茹一同騎乘機車飆到陽明山上等流星,記得那一晚真的超冷的,我沒穿外套、騎機車上陽明山,再一次證實了我身體硬朗非常。

我忘了去年我到底有沒有看到流星,因為光看陽明山滿滿的人潮、改裝車、山下燈景,就已經讓我忘了是去看流星的了(哈哈)。

今年我跟大家去旗津看流星,Kev把小花一同帶去玩,不過讓小茗一路抱著牠〈因為路途太遙遠了〉。我們騎機車去,雖然很不想這樣,不過N輛摩托車在半夜一起行動,真的是頗招搖的,而且綠燈停車的白痴──怪鼻,一直沿路叫個不停,真想裝作不認識啊!哈哈。

途中騎機車的時候,我也幫大家拍了幾張照片,不過在瀏覽照片的時候,卻發現一張B哥自拍的照片!原來是出門前,我在打電腦時,B哥無聊來房間床上躺著,拿起Kev手機拍了幾張照片,接著自顧自的開始傻笑,當時的我正專心打電腦,所以也沒在意他在笑什麼,直到看到那張照片,我才知道他剛剛在家裡在白痴什麼東西。

2006年11月17日

鑰匙與鑰匙孔 / 插座與人類

上次幫牛寫了二篇中文作業,順便記錄在這裡。

【鑰匙與鑰匙孔】


   「喀!」插入鑰匙,轉動門把,推開門,數十年如一日的動作。警衛走進熟悉的大樓。


  王伯伯是這家公司的警衛。他的身材算是壯碩,但瘸了一條腿,無論什麼時候,他總是把眼睛瞇得小小的,好像沒把你用力看清楚,絕不罷休似的。


  每天,天都還沒亮,他早已到達管理室、換好制服,與夜班的守衛交接;輪到他值夜班時,他也總是等到白天班的守衛姍姍來遲,才緩緩收拾東西回家。


  日子大抵就是這樣過去的。


  每天,他堅守他的崗位,雖然一成不變,但他從來不覺得難耐。


  白天的工作,大致上沒有什麼複雜的,主要便是夜間的定時巡邏。巡邏時,必須拿著鑰匙,一間一間地開啟,確認各辦公室內有沒有狀況,再逐一鎖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