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8月18日

301春卷幫同學會‧韓珍館

呼,結束了七天的高雄行程,回到台北囉!

其實原本是打算星期日再回台北,但是突然要出個小公差,只好同學會完趕緊收拾行李搭夜車回來,誰知道後來又延到星期一.,早知道就不要回來了。

因為這次回去玩實在太快樂了,第一次真的不想回來這孤單的台北,不過無論再怎麼想,總得還是要前進。〈謝謝小白!我都差點忘了大家都要搬上台北了!離開孤單的日子一定不遠了〉

有時候會想,我的家在哪呢?老爸他們住的地方,對我而言已經不是家了;就算跟傻B他們再要好,B哥的房子也不是我的家;台北的租屋,再過不久也得搬走。那麼,到底哪裡是我真正的容身之處?又或者,其實容身之處,並不單單只是形而一個住所罷了。

一回到台北,就發現陰雨綿綿,對已經習慣高雄的好天氣的我來說,突然間一時還真不能適應,經過了不充足的睡眠後,我總算懶洋洋地爬到電腦前,開始補打同學會的日誌。

本年度的春卷幫同學會,定在8/17(四),在同學會的前一晚,我拼了命的將屋裡屋外狠狠地打掃一番,為的就是怕我一不在,家裡又變得亂七八糟〈雖然不知道這次的乾淨能維持多久〉。

2006年8月15日

猩猩慶生聚餐

昨天真是太high啦!猩猩慶生聚餐@王子日本料理店!

由於王子生意很好,萬一遲到5分鐘就會取消訂位,所以我們這群遲到鬼這次便難得地提早集合,黑鬼先來找我們,兼還我內褲(笑),接著我們再騎去陳氏兄弟家集合。

一到他們家門口,就看見怪鼻騎了一台很招搖的重型機車,原來是跟缺牙業借的(真的是一台很吵的車欸),接著大家就停車在他們家門口哈啦。

因為含老二 〈注:因為他叫陳X含,是弟弟,故名含老二〉把女朋友帶進房間後就一直不出來,所以我們便只好苦苦地站在他們家門口等。〈你們以為運動一下等會就能吃更多嗎?〉

等的時候我的腳竟然還被Kev新換的排氣管燙傷〈很高〉!超級痛的,原來Kev大費周章地趕在我回來前換新管就是為了這一刻!還不怕警察伯伯抓呢~

〈哈哈,開玩笑的,因為他的管斷成兩節,車行的白痴老闆一直要他用這種管,結果比白痴老闆更白痴的Kev就換了,回來之後被大家狂笑~~Kev改管~Kev改管~..這個笑話可以笑上半年了吧!〉

2006年8月12日

18歲生日

話說,在台北努力地喀完10吋蒸籠草莓蛋糕後〈當時慶生有現場live show,沒看到精彩的18根縱火吹蠟燭的轉播秀的人就只好請您乖乖去看照片囉!〉,我便大包小包地,去搭車回去高雄。

一回到高雄,走進b哥位在楠梓的房子,跟我想像的情況(丟下行李好好地睡一個大頭覺)完全不一樣!幾個臭男生,就只會把房子弄得亂七八糟,害得我行李一拋,便開始像個老太婆一樣一邊碎碎念一邊開始打掃整理,念到連儍b都被我吵醒了,跟著一起收 拾,所幸最後有恢復漂亮房子的昔日風采。〈螞蟻,就讓時間帶走牠們吧〉

接著我和Kev騎車去了我在台北一直想吃的中山堂轉角早餐店,卻發覺美味的醬油膏已經變淡,不過小籠包跟煎餃的皮還是一樣好吃到掉渣。

吃完早餐後,我便回去在線上反覆地練習機車駕照筆試題目,直到做了5、6遍100分,才稍微安了心;不過那時已時近中午,我嚇得趕緊去沖澡、挑衣服、抓頭髮,接著趕去右昌麥骯勞和牛會合,因為時間快來不及了,她快馬加鞭地載我到監理所拍一分鐘快照〈因為忘了帶照片下高雄〉,又騎到楠梓加工區用30秒體檢完,再騎回監理所報名筆試,也不知是不是生日幸運的關係,趕在17分報到名,來得及參加20分的筆試。

接著,又趕緊衝去路試場地把7秒直線練習個幾回後,馬上就面臨到超壓力的路試,我緊張得差點想落跑,不過都到了這裡也不能退縮了,本來因為還有公事得趕回家,想第一個考試,可是考官是自己指定名字決定順序,沒辦法,便只好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