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3月13日

原來

原來,傷口是會越來越大的,以為它結痂、快好了,便肆無忌憚地揮舞四肢,然後,傷處再度裂開,流出涔涔鮮血。傷口,越來越大,越來越痛。

痛苦、壓力、輿論、自我意識的磨滅──這真的是我要的嗎?只不過圖一個簡單的擁抱,未料這所謂「最簡單」竟也非預期中那樣。我到底還擁有什麼?到底還剩下些什麼......說是為了尋一個夢,怎知現在是夢醒,真正的夢早已與我越行越遠。

生活周遭變得多采多姿,卻沒有豐富我自己,圍繞在身邊的是看似炫爛的快樂,真正存活在我心中的卻是貨真價實的孤寂。孤寂,孤寂,這才想起原來已經忘了孤單了多久,還以為不再孤單,誰知道猛一回頭,孤單卻從來沒有離開過。

渴望擁有朋友。擁有一個朋友,很難嗎?不難,我卻感覺快要窒息了。

一個簡單的朋友,在有好看的電影上映時可以一起結伴去看。

一個簡單的朋友,可以一起討論音樂與夢想。

一個簡單的朋友,一起去看最新的展覽或活動,沒事會收到無聊的簡訊或電話。

簡單到讓你感覺不到,卻是你的一部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