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年10月1日

我們家的三隻狗

老弟說,黑豆和黑嘴,一隻被捕狗隊的抓走,一隻跑走了。

Mickey的孩子,Honey也被捕狗隊的抓走了。

我不想被看見眼淚,所以當時我並沒有哭。但是現在我一個人,哭得亂七八糟的。我想到以前養的Mary,幾乎快要崩潰。

生活之中的傷,都是狗屁,大哭一場就算了。但我就是擺脫不了對狗狗的感情,我就是會永遠傷心難過,走不出來。我想,我上輩子一定是個對狗狗很壞的人,所以上天才要我這輩子生來這樣受苦。

打開手機,我看見年初剛買手機時,拍的照片,牠們睜大好奇的雙眼看著手機鏡頭,伸長了舌頭,是那麼天真無邪(可能腦袋都在想:可以吃嗎?),越看我眼淚越掉越多。套一句
陳慧琳的短消息的歌詞:「有些事情你永遠不會忘記,我猜這就是刻骨銘心。」

我想到Mary的照片,我一張都沒留了。我永遠不會忘記牠長什麼樣子,但是卻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狗狗了。如今,思念只能在夢裡。但是,就算找到一模一樣的狗,再也不會有其他狗狗像Mary一樣賤了。賤得好可愛。